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你的征衣鼓满汉唐的雄风——汉风1918

正直的人是相通的,不为相识,只因—— 我们都能听懂祖国的召唤!

 
 
 

日志

 
 
关于我

正直的人是相通的,不为相识,只因—— 我们都能听懂祖国的召唤!枕戈待旦 期为中华而战

网易考拉推荐

精彩回忆录:2003年中缅边界的枪声(转贴)  

2006-10-26 08:53:40|  分类: 杂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在前面的话:这篇文章由“人在江门”最早发表在某论坛,因故没有全部写完,文章有点长,不过非常值得您把它读完!你会发现,真正吸引人的不是文笔而是经历!——也许这篇文章可以帮助您还原一个真实的世界……当大家掩在和平的梦里的时候,有许多年轻和鲜活的生命正在悄然离去……我们究竟应当用怎样的眼光重新审视这个世界呢?……
————————————

  作者:人在江门发帖时间:2006-05-0518:28:29

  2002年4月中我在广州军区某汽车基地仓库服役。后面在一个营级保管队当班长。说是营级单位其实也就两个班,队里就两个干部,一个少校队长(营级)和一个上尉技术员(连级)加上我们两个班的保管员一个队也就15个人。我们平常都是进行一些比较机密的日常保管,大部分是车辆器材。但有相当一部分器材就是连我们仓库主任都不知道来历的,要是有个移动还要向总装打报告,这是题外话。

  讲讲我那段生死般的经历吧:03年7月我们仓库接到总装的命令,总装要在我们仓库拨一批车辆器材做为援外物资发出去,在仓库业务处得知是发到缅甸去的,其实这也没有什么的,因为这几年国家的经济和科技的发展比较快,我军的车辆转换也得到了快速的改善,国家把一些我们自己淘汰的车辆做为顺水人情送给一些友好国家,来巩固关系,这样的命令我们仓库每年不少有10次。所以我们习以为常,而且这样这些没用的器材可以发出去,也可以减少今后我们保管员的工作量和国家的保养费用。

  我们从业务处拿到发出凭证后,按照我们自己的分工很快备好了器材。在勤务连,汽车连还有木工房职工的帮助下将器材打好包装,车辆也码上了火车车皮上,一共装了10节车皮。下面了是去押运了,仓库决定由我和班里一个新兵叫王晓朝加上勤务1连的廖键班长(上等兵)刘京荣(上等兵)和伍涛(列兵)执行一项押运。也许有当过的战友会疑问——这么多的器材押运怎么没有干部?是这样的,我们仓库地处山区,部队每年干部都缺编,往往一个干部都要顶两份活,象一个学员下来你今年是排长的话,明年再有一个学员下来的话你马上就可以去当副连了,再等一年连长找到关系可以调到分部其他驻扎在城市里面去以后你就马上可以是代连长了,所以我们仓库在分部有一个外号叫做"陆航团",因为我们仓库的干部的仕途都是坐直生机一样,就算是这样,一些有点关系的干部还是千方百计的想办法调出去,外面的就算是转业也不来,除非是犯了错误被发配过来的。所以象这种押运的小事情一般都是我们这些班长去,因为也没有出过什么事,要就是押完跑去玩没有按期回来的。

  出发前一天我去业务处苏参谋那里领了枪,1支54、1支81步枪,和2支79微冲和每支枪5发子弹,本来还要多带一支81或79的,后面我答应回来的时候给他多带一些特产,他才免了我们少带一支——因为我可不愿意带枪这个要命的东西,它在我的眼里可要比那些器材重要得多了,因为就算是器材遗失了或者是少了,我还可以讲是发出的时候发生了错误,就算是上面怪下来,最多是写一些检讨.而且上面一般怎么知道呢,知道了还有队长和仓库领导顶着,枪可不一样别!说是不见了,就算是路上走火,弹头打到那里你还要把它给挖出来,要不你永远就讲不清楚了,如果是掉了,那就不好意思!那你就从服役该做服刑,军装换囚服!所以每次押运我们对枪都是能避就避,与其说是押器材还不如说是押枪!领了枪了在业务助理员那里拿了交接文件,听他讲了一些事项再到财务室借了点钱就这样就算可以了。

  7月15日是出发的时间,上午我开着队里面的2020带着勤务连的兄弟上街买一些在车上要用的东西,象方便面和水纸这些啊。还有水果是最重要的,因为我坐的是货车,而且目的地是昆明,军区又没有给我们报专列。所以经验告诉我们在车上的时间肯定不短,所以想吃上饭那是不可能的了,只有吃方便面了,但方便面吃个一两天可能还可以顶的住,但4,5天的话,就麻烦了。如果可能买到东西还好,但买不到的话,就只有靠这些水果啦.那天中午队里面的1班班副开车把我们送到站台。在站台队长和1连长强调了一下路上是纪律和要我们按时回去.交代这次主要要我负责任务就走了.就是1班副要我记得给他带点云南的烟回来了也走了。因为这样的任务我们在我们看来太平常了,也太简单了。

  队长走后.天空象所有小说里面的一样开始下起了雨,我和廖键的把枪发给大家,但没有发子弹,因为我们都觉得这没有必要。只是54里面倒是装上了子弹,目的是在晚上如果有人爬车话,在喊话没用的话,可以鸣枪吓吓他们!这是我们押运中经常用到的,也是最管用的。54我自己带着——谁让我负责啊!81和子弹都给廖键带着,因为他本来就是我们仓库的军事尖子。另外两支微冲给小刘拿着,两个新兵都是第一次出来押运,我们都不敢给枪给他们。我和廖键是老乡又是一年兵所以关系一开始就非常好,另外小刘和那两个新兵都在广东的,在我们仓库说的是两广皆兄弟,所以我都这个组合还是十分的满意的,加上王晓朝是我带的兵所以这一路上也就有一个照顾我的人了。

  管理站台的兵叫杜海和我是一个乡的我和他是从小就认识,这小子一个管一个站台别看是每天是打扫一下站台,可富的很!因为有的地方老板和仓库借站台用,仓库是同意了,可我们杜海是不忘了过去——敲几下!所以每次周末老乡们一起出去喝酒都是他买单的多,所以这次我们去押运他赞助3箱啤酒——说是无偿的,谁相信啊?无非就是想让我们回来的时候让我们给他多带几条烟!所以我们这样的押运员在他们眼里也就是一个做采购的,包括仓库领导谁都想我们回来多带点东西回来.可谁都想不到事情竟会有另一个结果……

  下午4点火车头按时将我们的将我们的车皮推出了站台拉到了县城的货运站和其他地方准备南下的车皮进行了编组.位置也很好很利于我们观察.,前三节是装器材的,最前面两节是装满了的我们用大琐将它锁住.只有火车停的时候下来看一下.车开的时候只有等到弯道的时候观察一下.第三节器材只装了一小半.空的地方就是我们休息的地方.还有七节全部都码上了解放CA10B卡车和解放CA30越野卡车。一辆接着一辆全用钢丝固定,当时我们发出的时候为了发动这些大爷的发动机费了好大的力气,到了那边还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们在第三节车厢用水纸铺好我们临时的床,这个临时的家就算安顿好了。这时车长告诉我们6点开车,留下了他的电话号码要我们有什么事可以打电话给他,两个新兵去检查完回来我们安排了一下晚上值班的情况。安排晚上8点由一个老兵带一名新兵携带对讲机和54到我们车皮最后一节去守夜。

  6点火车开出了车站,我们的任务就这样无声无息的起航了,此时我的心思全在云南西双版纳去了,想只要把器材交接完了,就去西双版纳看看要不这次就白白辛苦一趟了,这时廖键和小刘拉着我和他们斗争三公,一脸的轻松,想也是如果不是出来押运,现在肯定还要在连队里面跑五公里,不过他们也老押运了,虽然没有我多但起码也不少于10以下,所以我们三人一脸的轻松.两个新兵可就是另外一个样子.一脸的冲动.不过也是可以理解的,这些小子自打进就部队除了因公去过一两趟县城就没出过远门.这次任务如果顺利的话,时间充足的话还可以回一趟家,你说能不高兴吗?当过兵的兄弟可能都知道,新兵最想什么,最想的就是家.我们的王晓朝同志知道自己可以参加押运以后硬是几个晚上没睡着,天天跟我打听我以往押运的细节.还给业务处长送了一条烟.感谢他的照顾.这都那对那.

  晚9点火车停靠在桂林货运站小刘带着他们连队的新兵去了火车后面.我将枪和子弹放好.塞上我那个爱华的随身听慢慢的睡去了,说是睡着其实也没有,火车好象永远都走走等等.身边的对讲机不时传来小刘一些黄段子.等我真正的醒来,火车颠了一夜才颠到了柳州.起来时一身酸痛,时间已经是6点了.这时候小刘他们已经回来了.廖键到旁边的小摊上买了几碗柳州的螺蛳粉.这可是我们的最爱因为我们是柳州人,从小就吃螺蛳粉长大.

  火车继续行驶在冰凉的铁轨上一路上.我们几个人只有用杜海给我们的几箱啤酒打发时间.很快到了南宁啤酒就要喝得差不多了.我们又去买了两箱广西出的漓泉啤酒.过了南宁以后进了南昆线以后,不知是不是因为来往是车少了还是什么,火车明显加快了很多.我们的心情也爽快了起来.没有了前几天的郁闷.只是身上不舒服.因为我们从出来都没有冲过凉.心想着到了目的第一件事就是冲凉.第3天晚上业务处长打来电话我们的目的地从昆明改在大理,我想也好啊,大理怎么讲也是一个中外有名的地方啊,去不了昆明去大理也不差啊.

  19号下午我们的火车靠进了大理货运站.但我们没有看到接器材的车队.只等来了一个一毛三的助理.他走到我们跟前自己介绍他是云南军分区轮式车辆科的李助理.还给我们检查了他的证件.但他好象对一个第2年兵检查他的证件有些不满,还有对我们军区竟然派第2年兵押运这么大批量的器材感到不解.后我们联系了处长证实了他的身份.我们问他怎么没有车队过来卸车啊.他讲晚上天黑以后会安排在别的地方卸现在不卸.让我们再辛苦一下.后面安排我们几个去吃饭冲凉器材有军分区的人保卫.我们都心想要不要这么小题大作啊.他还让我们把枪交给他们来保管.我们宛然的谢绝了他.我们可不想把我们的命根交给别人.

  晚上吃过饭后休息一段时间以后.李助理我们来到一个部队的专用站台.看到我们的车皮什么时候被搞到这里来了.但守护车皮的人已经被换成戴红色警衔的武警.每个人胸前都挂着一支81步枪.神情很紧张.这反到把我们给吓坏了.我们押过这么多次还没有受到过这样的待遇.知道还好,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送的是核弹头呢.这时走来一个武警上校,李助理介绍说是云南边防武警的一个处长.他将把我们和器材送到边境进行交接.我心想我们解放军的事管你们武警屁事啊7点我们开始卸车.器材在40多个武警同志的帮助下很快就装到汽车上.最麻烦的就那些古董级的解放车了.18台车除了10台可以顺利的发动以外那8台就是发不起.搞得我们几十个人又是推又是拉的足足搞了一个多小时才搞定.武警的兄弟还跑过来好象好心的说让我们把他们仍掉算了,不要到了缅甸那边影响我国.我军的形象.

  9点我们出发了,我们几个和李助理一起坐上了武警的面包车一共30多台车浩浩荡荡拉着警报向我们不知道的目的地走去.但在我和廖键的心理有其他人的心理都有着自己的疑问因为毕竟有我们平常中的交接差太远了.

  迷迷糊糊中我们在车上睡着,几次醒了一看车队已经开进了大山.路非常狭窄四周是茂密的丛林但路还是很平整还是水泥路面.车队全部关掉了大灯.一看就知道是进入了国防公路,这样的公路上是没有地方车的,哪天月光也很好.所以关掉大灯也不会有什么事.我们仓库搞夜间驾驶时就有这一项科目.凌晨我们终于到了目的地,下了车以后打量了这个地方和我们一般驻扎在山区的部队没有什么两样,只是他们的所以建筑全是刷了迷彩的漆.操场上还停着两架挂着武警牌奔驰吉普车,我的乖,这样吉普车我还只是在电视上见过,想不武警部队都有,我连忙跑过去看了一下,这家伙可比我们的2020强多了.这时从营房里面出来了有一个排的武警,拿着伪装网将我们开来的30几台车全部盖得严严实实的.他们对我们开来的解放古董的兴趣就象我都他们的吉普车一样.爬上爬下.因为这样的车全留在记忆中了,今天可以重温一下儿时的回忆也好.有的甚至拿来相机合影.但在其中我们发现这帮武警可不简单,他们都是干部居多还有几个2级.3级根本没有义务兵,王晓朝走过来问"班长这是什么地方啊,他们要干什么"我没有理他因为我也不知道.武警里面走来一个少校中队长给他们那个处长敬了个礼又分别和我们握了过手.就让通讯员带我们去休息去了.

  中午武警的通讯员才来把我们叫我们起来.醒来伸了一个懒腰.看了下四周都是山而且是一个接着一个好象就根本没有边.在这看来广西的十万大山可就渺小多.远处除了几座哨所之外,什么都没有了.看来我们已经到了国境线上了.下午我和廖键在他们的连队草皮上用家乡话聊天,一位路过的中尉跑过来问我们是那里人.我们跟他讲我们是柳州人,他讲他也是,是象州的.真是他乡遇故知.我们都互相打听了一下地方.他和我们讲他们其实也是解放军.他是成都军区一个野战师里面的一个副连长.他们年初随部队到这里来驻训,后面部队就把他们给留在这里了.还让他们换上了武警的服装替代以前驻扎在这里的边防武警.出于都职业的敏感而且还是干部的他也就心罩不宣了.他还问我们来这里是不是送器材.我们给了他肯定的答案.他以外深长的来了一句"祝你们好运"我们问他怎么回事,他没说就走了.靠,这什么老乡.不过两小时后,我们终于知道他那句话的意思.

  开饭前,李助理让我们三个老兵去一下他的房间.在他的房前多了几辆三菱吉普车.进入助理的房间给他们敬了个礼.助理安排我们坐下,此时他的房间还多了几个人.除了我们知道的那一个处长和那个少校中队长以外还有两个陌生的少校.助理给我们介绍他们是成都军区作战部的刘参谋和情报部的穆参谋.情况还是李助理给我们讲的;说这次援外行动属于国家机密不象以往.如果消息外泻的话会给我们国家带来不良影响.所以这次我们的交接不可能在口岸进行.只有在一些无名的渡口进行.地点现在还在和缅甸方面进行磋商,时间基本定在明天上午.但最大的问题是现在在中缅边境上有一股反政府武装在活动.我们的部队几次出境围剿但因为地形不熟.都没有剿成反而还吃了亏.这些游击队全部是西方装备一点也不比我差.还几次破坏了我们和缅甸的交接.还打死过我们的民兵.这都是机密.有很多细节情况甚至我们广州军区还没有知道.本来李助理他们这边以为我们发这么多的器材会派干部来,谁知道干部没有就连士官也没有就几个义务兵.现在也没有办法了也只有这样了.让我们有充分的思想准备.交代了一下保密纪律.刘参谋问了一下我们装备情况,当他知道我们五个人才带了四支枪20发子弹的时候嘴巴就马上变成O型.再听到我已经快1年多没有真正跑过五公里过差点没跳起来.不过知道再知道我的射击能力上还是找回了一点安慰.他分析了一下安排只让我们三个老兵参加交接,但我当时那还有时间去想这些,我正一门心思去问候了一遍安排我来押运的仓库领导.不过话说回来也不能怪他们,他们也不知道会是这样.还是企求明天可以平安无事,就算有事也是我们打死了游击队,部队给我们立了2等功,好回家光宗耀祖

  从助理的房间出来以后我和廖键小刘互相看了看彼此.廖键说:"TMD,这样的好事,竟然要我们赶上了"
  小刘讲:"党和人民考验我们的时候到了.回去肯定可以入党了.最少也是一个三等功.搞不好还给你一个战斗英雄保送提干呢!"我说:"入党我才不要,还想提干,你是不是SB了,仓库里面的人都千方百计的想出去,你还想给仓库献青春啊,给你仓库主任你做你做不做."他笑着说:"好啊,谢谢部长,我可再也不想回我们汕头那个小渔村了"

  开饭了,我们三人被安排进了小餐厅,里面还有李助理两位参谋处长还有那位中队长.桌上异常的丰盛.还放着四支茅台.每人面前还摆了一包芙蓉王.我心想“靠!这不会就是断头饭吧?”气氛异常的压抑.还是处长先起来敬酒,敬我们三个和助理和中队长语重深长的对我们讲:"来!兄弟们,祝你们明天凯旋归来!"好家伙光和他一下子就连喝了6、7杯。接着就是那两个军区参谋,敬的还是我们几个人。看来明天就是我们几个人一起去交接了。几两酒下去我们已经开始有点头重脚轻了.。我们也可以互相推杯起来,酒桌的气氛明显的融洽了起来,也没有了高低了,因为明天,还不知道有没有明天……

  席间刘参谋的司机跑进来把他和穆参谋叫了出去.十分钟以后他们回来了,通告了我们和缅甸方面的交接地点已经定了下来.地点在定在边界的XXXX地区的缅甸一侧.时间定在早上9点进行.要我们交出除了对讲机以外的所有通信工具.靠什么时候我们搞得象地下党一样了.后面刘参谋和中队长交流了一下中队长就走了出去。

  中队长出去了以后我们也没有什么心思继续把酒喝下去了。处长见状就叫我们回去准备一下。明天早上7点半出发当我们走出门的时候看到有一百多号"武警"已经在操场上列队完毕了,中队长已经在那里做战前动员了。我留意了一下这些"武警"的装备,除了里面有几支阻击步枪和几支轻机枪以外全部都是95,还有几支还带有榴弹发射器.个人防护也不差,钢盔、防弹背心,有的身上还披着伪装网,他们那两架吉普车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给别人装上了迫击炮和两挺重击枪。看来他们今天晚上就要去那边的交接点进行布防了,真难为他们了——在这样的季节里在深山老林呆整整一个晚上。

  晚上我可以感觉到廖键和小刘没有睡在床上翻来覆去的,说的也是,他们只是勤务连的普通士兵又不是保管员,其实交接他们根本就没有必要参加,这次可把他们给害惨了……。这时候小刘突然问我.说:“你说我们明天会不会死啊?”我说:“不会吧”。他又问如果我们真的死了,我们会埋在那里啊?是这里,还是送回湖南啊?"我说:“不知道!”他说:“如果我真的死了,我想送回家乡,如果给了个烈士的话,每年的4月还有小学送花圈。”我说:“想这些干什么啊,不想提干了啊??他叹了一声说:“不想了,如果能活着就好了。”廖键问我:“强,你在想什么啊?想家了吗?”
  我说:“没有。那有空啊”。他说:“那是不是想女朋友了?”
  我讲:“那里啊……”后面我们就没有再讲话。我翻了个身,想到家里面去了,想妈妈和爸爸、弟弟、还有我那从小一起长大的女朋友了。不知道他们现在睡着了吗……?想着想着就睡了过去。

  第2天早上6点我们就醒来了,按照刘参谋的安排他们昨天晚上就把王晓朝和伍涛先送回了大理,等我们回来以后再一起回部队,我想他们这个时候还想不到他们的班长会走向一个不知道结果的路程吧,他们现在也许还再想让我们快点回去,好同意让他们回一趟家吧?

  7点吃早餐的时候,中队长和我们讲他们的队员在昨天晚上已经在交接地点布防完毕,除了我们的人缅甸方面也派有他们的特工参加,现在反馈回来的消息是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的情况,可能和我们先期的保密工作有关吧?交接的时候他和他们中队的尖刀班会和我们在一起,除此他们军区的陆航团已经待命了,在交接时间会在边界上巡逻以防万一,要我们不要紧张,李助理说:“我和他负责交接,为了考虑到形象问题我和他要穿夏4号号着装,不能带武器,因为这是外交礼貌的问题,靠!!”——那我扎个领带戴个大盖帽——要是真的游击队来了我不是优先给别人的阻击手点名了?助理还说,让我们还是做好最坏的心理准备,最好好还是把“那个”给写了……或者给组织上有什么要求可以和他讲,他会尽量满足……靠!看来还是真的要上火线了!
  评论这张
 
阅读(118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