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你的征衣鼓满汉唐的雄风——汉风1918

正直的人是相通的,不为相识,只因—— 我们都能听懂祖国的召唤!

 
 
 

日志

 
 
关于我

正直的人是相通的,不为相识,只因—— 我们都能听懂祖国的召唤!枕戈待旦 期为中华而战

网易考拉推荐

2003年中缅边界的枪声(续完)  

2006-10-26 08:56:56|  分类: 征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安静了几分钟以后,我开始从刚才紧张的情绪中摆脱出来,我和廖键、小刘开始从回忆以前新兵连学习的战术——来保证我们可以活着回去!还是廖键机灵,让我们检查一下我们自己的弹药情况,我打开我的弹夹,殿了殿,看来我的弹甲最多就有一半子弹了,廖键他们的情况还好,因为除了我和李助理以为他们都有准备,我问廖键他还有多的子弹吗?他让我去把那两个伤员的枪拿过来先使使。我给军医打了个手势.军医把那两个伤员的枪和装有子弹的弹夹抛了过来.我来了一支把,另外一支抵给了李助理,他开始一直在用手枪。我还另外留了两个弹甲,干!!这95以前只是在参谋那里拿来照过相片,还没有打过它,不知道它怎么样?揣在怀里还蛮舒服的,这时候中队长叫了起来“敌人上来了!大家把好自己的方向,尽量不要打连发,不要两个人打一个目标,一定的节约弹药!”

  敌人开始向我们密集射击,我无法抬起头.过了一会,听到小刘叫:“妈的!上来了!快打啊!”我操起步枪对着前面也赶不急瞄不瞄了,.一把重重的扣了扳机,我的耳朵“帮!帮!”的响.前面的敌人同时倒下了一片。也不知道我打死了几个,等我回过神来,手心全都是汗,静静看着前面自己的“成果”看着看着空中飞来一团东东——操!不妙,快跑!当我们飞快的跳出路沟,可以感觉得到子弹从我的身边掠过。看来他们是想等我们跳出路沟的那一刹那来要我们的命。随后路沟响起了爆炸声,好险啊·我趴在地上摸了一下手、脚还有身上,还好没有事。就是扑下来的时候可能是动作要领不对还是太久没有练过了,搞的下身有点痛,看了一下我的旁边廖键脸上全是灰尘,看来他肯定是头先落地的,脸都搞得想个大花猫一样,就是小刘好象很不好意思小声的说:“我中弹了!”

  我连忙爬到他身边问打到那了?他讲“大腿。”我看了一下,.他的左大腿上还真全是血,我连忙叫来军医,军医看了一下说没什么事,只是一个搽边球!子弹没有打进去。

  敌人又开始了他们冲锋,我们开始慢慢的适应战场上的环境,使自己不再因为面临危险而紧张,可以从容的面对生死最大化发挥我们的战斗力——也许这种可以解释为一种精神吧。军医很快给小刘包扎好了,小刘很快回归到我们的队伍里,这时候中队长爬到我们身边,跟我们讲:后指要求我们不要呆在原地,让我们尽快分批往回撤离,让我们和游击队拉开距离,因为我们的飞机已经起飞了,他们会从空中掩护我们,加上缅甸go-vern-ment军也已经赶来增援了,中队长意思是——让我们三个加上李助理带上两个伤员开一架车先走,因为我们的战斗力是比较差,在这里可能不单帮不上忙,可能还会给大家带来麻烦……虽然中队长没有讲出来,但我们心里也明白!当中队长和我们讲的时候,我们谁也没有说话,不是我们会象电影里面那样说:“我是Communistparty员你先走,我掩护!”我们互相都沉默了一会,中队长看了一下,也没有再说什么就爬走了。跟着让我们的几个机枪手压制敌人的火力,让几个队员去把前面第一架吉普车炸掉,因为想去把他推开是不可能的。因为这样做的话,随时都可能变成游击队的枪靶。李助理让我去把我们刚才的那架三菱从沟里倒出来,李助理跑去找中队长搞来了一支81式班用机枪,廖键和小刘在军医的帮助下把两个伤员抬出了路沟。

  我小心易易的爬到三菱车旁,打开车门爬到驾驶座上,自己尽量把头低到最低限度,生怕给敌人发现,爬到驾驶座上以后,我把车里的分动器从两驱调到了四驱,探出头瞄了车四周——已经没有什么障碍物,当时大气都不感出,怕敌人发现了我们的意图,李助理给我打了个倒车的手势——我立即发动了发动机,将档挂入了倒档、油门一脚将近踩到了底、离合同时也猛放,后轮几乎就要打滑,但在前轮的推动下车还是迅速的爬出了路沟,爬出了路沟我立即停下了车,扑了下来,急忙打开副驾的门,李助理爬上来,一下子就打开了天窗将机枪架在了车顶上,同时廖键他们也将那两个伤员抬上了车,那速度——妈的!快得就象练过一样!这时候,中队长他们连连向四周扫射让敌人不敢抬头,但很快敌人马上就意识了过来,顿时枪声大做。我前面的玻璃马上就给打烂了,李助理在我头顶上也向敌人射击,弄得车顶咚、咚的响。廖键他们很快爬上了车,坐在后排向敌人射击。中队长连忙招手让我们快走,我迅速的将车挂进了档,一脚就将油门踩末了。当时我也不知道那来的勇气,两个眼睛直瞪着前方,牙齿咬得咯、咯作响。不知道是用了几秒我就将2档挂到了5档,反正那个速度我想我现在也做不出来,车在本来就不平整的路面跑了起来,车震得将我在车里抛来抛去,游击队几乎将所有的枪口都对准了我们,我可以看到前面的发动机盖被机枪打起一串白白的窟窿,飞溅的金属片飞到了我的脸上,还有几枚火箭弹就在我们车的旁边爆炸。我还可以感觉得到那气浪和火药的味道,李助理他们还在不停的向他们射击,这时候路面串出一个拿着AK的游击队员——妈的!压死你!妈的!他看到车来也不让,就站那里向我们开枪,但好象他的枪法也不知道样,就是没有打到我!我憋足了力气将车开到最快,从这个畜生的身上压了过去!当车撞上他的时候我可以听到他那骨头粉碎发出来的声音、他被车撞上后飞了起来,足足有两米多高!画了一个美丽的抛物线掉到旁边的路上!看到这一幕,我心理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快感!我在车里狂叫了起来,廖键和小刘还在不停的向外开枪,我们不段的加快速度,枪声也开始稀少了起来,廖键他们也不在开枪了,看来我们已经安全了,小刘叫:“呜—妈!竟然没死,操!我还以为这次要当烈士了呢!看来阎王爷还看不起我啊,不肯收我啊!”廖键说:“妈的!活着真好!”我听了笑了笑:“真的没有死啊.靠!真的命大。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大难不死,就向老人讲的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靠!真的,活着真好!”就连躺在车很尾厢的两个伤员也跟我们欢呼起来,这时候好象我们都忘了还有一个的存在——我看到车的前面不停的往下滴血,我想是那个被撞死的血,但马上醒了过来——不对!我赶紧将车靠了边,爬车一看李助理已经趴在车顶上一动不动了,血把衣服全都染红了,脸前全被打烂了……已经无法辨认他的长相了,我和廖键合力将他抬了下来,这时候远处传来轰鸣的声音——不一会,6架标有八一标志的直升机从天上呼啸而过……!!!

  我廖健都没出声,静静地看着牺牲的李助理,看着长眠的李助理总感觉象是在做梦,远处枪声却不断地告诉自已这真的,突然小刘哇的哭起来:“他是掩护我们才牺牲的......”我气的骂道:“别他妈的哭了!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汨,哭什哭?有本事杀回去,痛打落水狗!”静静的,廖健突然说:“杀就杀回去,打他狗日丫挺。”我看了看他们两个,又看了看受伤的伤员,发起恨来:“我舍命陪君子,他妈的,大不了一百多斤交代在这里好了!”两个伤员中一个看着李助理遗体说:“兄弟你们去吧,替我们多开几枪,留一支枪给我就可以,一定要留命回来,我们还等你们开车送我两进医院.”我说:“不行!等下去会失血过多的,小刘你留下开车,不要多说了,这里除我就你会开车,你已受伤了,把命留下吧我的兄弟。廖健敢不敢跟我走?”廖健一声不发抓住81式枪“嗖”的跳下车,我拿一支95手枪塞在袋里抱起机枪,一把推倒想拦我的小刘,跳下车、关上车门往后走,一边走一边流泪:“妈!原谅儿子不孝了!”廖健紧跟着我一边回头一边对着车大声道:“走!快点走!”小刘把头伸出车窗哭着喊:“一定要保重,班长你说教我上铁血军事网的,你还没教我,一定要回来教我,否侧我跟你没完!”我拍了拍廖健臂膀没出声,只是我两赶紧往路边靠了靠,弯着腰跑步向后冲,我俩前面的枪声在直升机加入下变得更猛烈,抬头依希看见直升机两则在不断发射火箭,看到我们自己的飞机飞过的时候心情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

  (此处因原作者未写完,而不完整)

  ……李助理的的尸体就躺在我的旁边,也讲不出是悲伤还是什么,不知是刚才发生的一切令我感觉到了麻木还是自己还没有平静下来,我们几个坐在路旁,等待后面中队长他们回来,廖键不停的拿出烟来给我们抽,可能也只有这样才可以缓解我们的心情吧。后面陆续有车开了回来,看到我们停在这里他们也不再往前走了,他们从车上走下看了一下我们就算是打了个招呼。就自己找一个地方坐着或者是躺下,此时我想大家都知道说什么好象都是多余的,我们这里马上就变成了一个临时的中转站一样了。时间慢慢的过去,人也多了起来,伤员也多起来,已经有飞机开始降落在我们这里,开始把伤员送回去,也带来了一些我们的自己人。地点被不断来回的飞机的轰鸣声弄得热闹了起来,等了有一个小时,中队长他们也回来了,他们是最后面一批撤下来的,当他们刚刚离开不到一分钟缅甸的炮兵就炮击了那个地区。他们还从中队长的车上还抬下了三具尸体,包括先前那位第一位牺牲的司机,加上李助理我们一共死了四个人。

  大家都变得沉默了起来,不知道都在想些什么,是不是在庆幸自己可以活着回来?我也在想刚才发生的是不是真的啊?怎么就让我给撞上了……不久飞来了好几架飞机停在在我们身边,从飞机上还下来了一个大校,后面还跟着几个上校,直接向中队长他们走了过去,突然人群混乱了起来——操他妈的!不是游击队又来了吧?我赶紧拿起枪爬了起来,看来人群都围到了一起,很混乱,突然有几个队员从人群中拖出一个衣服凌乱的人,仔细一看:妈的!就是刚才那些游击队的人!看来是被中队长他们抓回来的俘虏。

  看到那个叼毛,我心理当时冒出一股无名的怒火,那种的愤怒到现在我还是无法用语言去形容!只感觉到脑袋正在被火烧烤着,还可以感觉得到好象有眼泪在眼角里徘徊,我在路边操了一块石头就冲了过去,我记得当时几乎是沸腾了起来,几乎在场的所有人都聚到了一个点里去,当时我整个人好象已经没有什么意识了,也不知道我要干些什么,场地上有几个衣服凌乱的人在被队员们追打着,一个靠我近的游击队员,身装着象我们那种国防绿的老式军装,躺在地上,头被我们一个队员踩在地下起不来,上面我们的队员不停的用举起的枪托敲打他的脑袋,其他的队员用他们坚硬的军靴踢打他,他的头部被枪托敲打得已经无法看清他的相面,他不停的在说什么,但听起来已经很无力了,说的时候嘴巴还会溅出一些不知是血还是被血染红的口水,我举起了我手中的石头对准了他的脑袋砸了下去,他大叫了起来,这时冲出了很多我们的解放军士兵,他们的衣服和脸上明显的比我们干净,里面还有很多看上去十分秀气的新兵,他们都是全副武装,看来他们是刚才坐飞机过来的。他们如临大敌一般,冲了进来想要把我们撇开,看来是想把游击队人带走,我们的队员那会让这帮新兵把这些俘虏给给带走?拖拉中我们看到这帮新兵一起拉开了他们的枪栓,唰的一声如此的整齐——看来有人向他们下了命令!当然我们全都傻了,妈的!刚从敌人的枪口跑了出来,想不到还要面对我们自己人的枪口?突然我们的一个队员抓起一个新兵一拳将他打倒在地上,愤怒着也带着一点哭腔激动的说到:“开枪啊!妈的,老子没有死在那帮王八蛋的枪下,要死在你那个新兵蛋的枪下,你他妈的,敢拿枪对着老子?老子玩枪的时候,你他妈的在干什么?”几乎同时我们的队员也拿起了他们的枪对准了他们。妈的,想不到在别人的土地上竟然有一帮解放军拿着枪对着另一帮解放军,如果这个画面给江哥看到了不知道有什么感想?这时候那个大校蹿了出来:“你们这是干什么?把枪给我收起来~”

  但队员没有理他,依然把枪给架着,这时候我看到中队长跟在那个大校后面,队员都向他看了过去,但他好象在逃避大家的眼光一样,没有理会我们——场面就这么僵着。大校看了看中队长说:“同志们!大家辛苦了,party和军队感谢大家!我们还有同志在这次行动中牺牲了!你们现在的心情我十分的理解,我们也感到十分的悲痛,但现在这些战俘必须要把他们带回国内去,这是纪录!所以现在我命令你们把枪放下,不要阻止我们的工作!好吗?现在我们的人先把枪放下!”听完这话,那帮新兵把枪都放下了,变得我们十分的尴尬,中队长无力的说了一句:“把枪放下去吧。”队员们无奈都放下了枪,但可以从他们脸上看到了百感交加的样子,还有的队员还流下了眼泪瘫坐在了地上。我看了看廖键,廖键讲:“走吧!我们回去看看小刘吧,走吧!回家吧,离开这里吧。”——这里也许我们就不应该来。我们为什么会在这里啊?他们这些为什么要攻击我们啊?……

  我们回到了国境后,就和中队长他们分开了,也不知道他们将要去那里,我们和中队长握了握手不知道是因为太疲倦了还是不需要讲什么,我只是看了看就分手了。我们带上了我们带来的枪带上,登上了成都军区派来的依维柯。来接我们的是一个上校,他跟我们讲:让我们先到他们军区的医院疗养一段时间,然后再回我们自己的部队。让我们不要着急。我们想了:好吧!有什么办法?在人家的地方也只有听人家的啦。晚上我们到了我们的目的地。

  第2天起来,我留意了这个医院,看上去不象我们想象中的医院,因为一般的部队医院都是对地方开放的,但这里不说一个地方人员,连一个女护士也没有。而且这里还是有卫兵站岗的,不象一般的医院那么随便。……(文章到此戛然而止……)

  谢谢大家这段时间的关注和支持。这半个月时间因为自己的打字速度有限、还有自己的工作的原因与语言表达能力有限,所以更新的速度很慢,在这里向大家表示抱歉了。今天在百度上惊讶的发现,我的这个帖已经被很多人转到各大论坛上去了,这是我最不想看到的。我不是觉得自己的东西被别人转了就不高兴,但象我写的这些东西,可能有的朋友知道有的地方还是很敏感的,我开始只是想把一点我自己经历过的东西写出来,但现在搞得这么大,我自己也想不到,.想不到我这一个在学校考英语才考13分的人写的东西竟然有这么多人看……在这里谢谢大家了,谢谢大家的关注!但事情大了,我也有我不得顾虑我自己的问题了,所以我想只能写到这里了,所以在这里对不起大家了,希望大家可以理解……最后还是谢谢大家。不管是鼓励我的朋友还是骂我的朋友在这里谢谢你们了!这样的结局不是一个善始善终,给大家带来的不便,在这里向大家道歉了!

  最后我想怀念死在那片土地上的战友:

  姓名:李*锋军衔:上尉籍贯:四川宜宾

  姓名:陆*华军衔:中尉籍贯:河北唐山

  姓名:刘* 军衔:中尉籍贯:广东梅州

  姓名:张*强军衔:2级士官籍贯:海南三亚

  不知他们都埋在那里是在边界上、还是在部队?或者是在他们的家乡?不知道他们在另一个国度还有没有枪声……?
  评论这张
 
阅读(165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